ladyladygo

疯掉的小sa.

欢喜丸子初到哥国


我绝对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于是临行前,当耳边全都是“注意安全”的提醒时,我强迫自己搜索一切关于哥伦比亚的故事,好多书里说它是“强盗国家”、“毒品王国”,三毛也在《哥伦比亚纪行》中称它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抢劫和暴行无处不在。输入“麦德林”,更是出现了一系列有关麦德林贩毒集团的字眼,它就像是“可卡因”的代名词,而我的目的地正是:哥伦比亚麦德林,这个坐落于科迪勒拉山脉西麓的安蒂奥基亚省首府。不过我也知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毒枭风波已经过去,那时麦德林被称作“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城市”,如今,它肯定安定许多,再加上它是座四季如春的城市,我会喜欢。我开始慢慢在搜索中发现和思考,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度,有着鲜花和绿宝石,也充斥着毒品和危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片所有人听来都说“要小心”的南美土地,我做好准备小心翼翼地迈出每一步,一探究竟。


我痛快地跟爸妈说再见,因为磨叽越久,他们就越担心,索性早点将担心转化为对回国的期待吧。我带着“朴素”的行李,因为害怕出现三毛散文中行李箱被割开,衣物完全混乱的局面,于是我带着自认为别人都看不上的行李出发了。一路上飞行加转机花去近三十个小时,从巴黎转机之后,我貌似变成了别人眼中的“猴子”,我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多奇怪,开始想急速逃离任何人多的地方,真想嗖嗖地飞呀。可事实是,时间很慢,终于在我睡得昏天暗地之后,到达麦德林,已经半夜。取完行李就看见一个个子不高,皮肤略黑的叔叔级人物举着“LI SI”的牌子,我平静地跟他问好,他热情地帮我拿所有的行李,我跟在后面祈祷,请不要把我弄丢,快点到家吧。机场在山上,沿途经过的星星点点就是所谓的“贫民窟”夜里的灯光,车速超快,我在车里迷糊地向下转了一个小时,终于停车了。我住的地方翻译成汉语应该叫未来城,一切比预料之中的不知好了多少倍,我拍拍家里和小区的照片发给朋友,朋友跟我说,“原来你不是去荒郊野外支教啊”,我下定决心在这里好好生活,做个更好的自己。刚到的几天,自己一个人住,即使住在麦德林最富的区,周围保安无数,心里还是戒备森严。第一天晚上,我刚准备睡觉,电话响了,我迷糊地接听,以为是骚扰电话就迅速挂掉,结果第二天才知道那是门卫打来的电话,询问我新环境是否适应,祝我在麦德林一切顺利。忽然想起在国内的时候,我连小区的保安是谁都不知道。


麦德林的生活在我遇见我的学生之后正式步入正轨,他们多数都是在读大学生,比我小一两岁而已,看见他们上完专业课后拎着装满小食品的箱子来上我的汉语课,恍惚我还在大学,仿佛他们就是我大学时代身边那几个在校园里卖小玩意儿的同学。他们学法律,经济,管理,物理,医学,电气工程等各个专业,班上还有个扎小鞭子搞音乐的男孩,叫Oscar,汉语学得很好,他跟我说是因为喜欢音乐的原因,他对于语言比较敏感。第一次去另一个校区上课,我是很忐忑的,因为很多人跟我说那边是中区,很乱。于是我只带了教材和白板笔就去了,心想万一有抢劫,人家也不会喜欢对他们来说全是外文的汉语教材吧。这个校区的学生中有几个大学生,一个聪明绝顶的中学生,还有一个娶了中国姑娘的三十六岁大叔。班上一个叫Isabel的女孩儿要我给她取个好听的中文名,我特意给她介绍了中国的复姓,她很喜欢“欧阳”,后来给了她“莎莎”这个名字,不仅是Isa的谐音,更是因为shasha是下雨的声音,是风吹过树叶的声响。我给她解释,她出奇地喜欢。从此以后,她给我打电话或者跟别人介绍时,都会说,“我叫莎莎”。这是个学习汉语非常有热情地女孩儿,一直跟我说“我想去中国”。我尽力地准备自己的每一次汉语课,设置了一些没名字的不那么幼稚的汉语游戏给他们,我搜集一切可以在课堂上利用的汉语资源展示给他们,我兴奋得准备一些小剪纸,小中国结作为奖励发给他们。因为我想像我的老师一样,不仅教会我西语,还让我对西语国家的一切都无比热衷。从北京胡同、积木游戏、学做福字、折纸扇子、做灯笼、剪纸、做中国结,了解并品尝中国饺子、学习如何用汉语砍价、如何开始计划中国旅行,每一次的汉语俱乐部活动都让我看到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哥伦比亚人,对于汉语,对于中国有着不只一点的好奇和喜欢。这个很过国人毫不熟知的国度,正在我们的语言和国家充满兴趣。也让我在课堂之外结交了一些当地朋友,一个给我发whatsapp说她叫妮妮的女孩儿,长得好美,手机里中文输入法还是喵呜字体。圣周前一天的汉语角,只有一个女孩儿来,跟我说大家可能都出发去圣周旅行了,我说好遗憾,她说没事儿呀老师,咱俩可以同时练习汉语和西语,她在杭州待过三年,去过中国的好多地方,汉语说得挺地道的,我问她最喜欢吃什么中国菜,她说,“我喜欢包子、饺子、兰州拉面、糖醋鱼、干炸里脊、鱼香肉丝、羊肉串、竹叶饭、月饼、汤圆、火锅、东坡肉…”,她从北方说到南方,说得我又饿又馋,甚是想念祖国的豆浆油条、炒菜火锅!


老师这个职业起初我是排斥的,从没想过有天我会和它有交集,我非常高兴地收到学生的邮件,邮件里面是他自己写的一篇汉语作文,我能看出他在使劲儿努力地运用所学的汉语词汇,课堂之外,我的每一次汉语俱乐部活动,他都会来,我忽然意识到肩负的责任感,老师这个职业的伟大和神奇,我庆幸自己正在慢慢发现。一次课间休息后,教室门突然被锁住了,敲了几下之后,打开门发现满屋都是彩色的气球,学生还买了汽水和empanada(类似于中国的饺子,个头比较大,油炸类,鸡肉和土豆常作为馅料)。班上唯一的中学生Jose正拼命地把吹好的气球在他的小脑袋上蹭来蹭去,想赶快产生静电让气球都飘在屋顶上,叫莎莎的女孩儿递给我一个Juan Valdez小雕像,用西语跟我说,老师,下学期不知道你还教不教我们,不过我们还能约好见面,希望你在麦德林一切都好,我会好好学习汉语,我要去中国。

   

初到麦德林的小心翼翼逐渐变成了对于各种事物的好奇,于是我利用每个星期天出去走走,第一次坐缆车到山顶,看到了山上的贫民窟,朋友跟我说这也许是麦德林真实的一面。缆车对于山上的居民免费开放,政府会每天傍晚四五点钟集中为特困人群发放食物。半山腰有一座典型的黑色建筑,是西班牙国王捐赠的图书馆,特意为那些住在山上的贫困孩子提供一个读书的地方。这真是一个温情的地方,即使贫富差距大得离谱,我也还能欣喜地发现很多美好。


我开始逐渐地入乡随俗,习惯跟遇见的人微笑问好,尽管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一贯听慢节奏流行音乐的我逐渐习惯了salsa的热情奔放,也第一次在和外方同事聚会上跳salsa舞跳到凌晨,尽管我一点儿不会。这是个热衷健身的地方,每周日会封锁一条道路,专门用来人们跑步,骑车,散步和遛狗。我被感染地每天晚上都去楼下的健身房跑步,通常在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小区憨憨的保安就会进来问我,¿niña, cómo está? 其实我想说,我快喘不上气了,但是我说,muy bien, gracias. 他总会给我放点salsa音乐,给我熏陶。


热情在这里的含义,让我感触很深。有次在超市排队结账,遇见一个曾经在深圳和上海工作生活过的哥伦比亚女孩儿,她给我介绍哪里可以买到中国的食材,哪里有好吃的中国餐厅,还要带我去附近的农民市场买最新鲜的食物。后来在一次汉语俱乐部活动上,我很高兴地再次看到她,她带着她老公一起来参加我们的春节系列活动,只是有些遗憾地来晚了,没有吃到我自己在家做的饺子。还有一次在商业中心开展写汉语名字的活动,一个上了年纪但优雅得体的女士让我写Patricia对应的中文名字,活动之余和她闲聊,她说要我改天去家里做客,因为当她在中国生活的时候,周围的中国人都邀请她去家里吃中国菜,这让她感到很温暖,她也要热情地对待每一个中国朋友。她特别喜欢我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其实那就是夏天在山庄里拍的盛开的芍药花,她问我是否有种子,想种在家里,我说没有,她要我把花的图片发给她,于是从那天起她的whatsapp头像就是承德的芍药花了。


(未完,初到哥国的几个月,给了我与印象中完全颠覆的现实,我说这是一个容易快乐的地方,这里从来不吝啬微笑。)


2015.3.28


欢喜丸子的晚安

 

自从决定了学习西语这件事儿,我就心里明镜儿似的,坚决不要做与它无关的事情,它要变成我的未来。与其说学校与专业,我依然觉得专业很重要,你要跟它过一辈子,而学校你转悠四年就卷铺盖走人了。大外不是名校,从一开始进校门的排斥,我甚至说它不如我的高中,后来听北大落榜学姐讲她的经历,后来发现大外牛人很多,后来发现专业课的老师们各个让我欣赏,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们兢兢业业,后来发现学西语是个幸福的事儿,后来发现在图书馆有落地窗的位置自习,阳光照得我心里亮堂堂的,还能远眺远处浅浅蓝蓝的海水,再后来,我想像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一样,讲一口流利的外语。于是,我下定决心当个学霸试试,但是失败了!我变成了伪学霸,因为我实在无法强制自己在无限期的时间里埋头苦干。我能做到的就是,在适当的时间做应该做的事情,并且有一定的规划,这应该是“学饼”吧。“学霸”一直到大四专八来临前都没当成,那时候我正沉迷于粘土的制作,无法自拔。还好专八待我不薄,不然我只能对粘土制作爱恨交加了!

 

大学四年,我几乎所有的假期都最早离开学校,就为了假期旅行能充裕一点。一直坚信,每一步多走出的路都不白费,它让我渐渐明白走出匣子,外面的世界能带给你更多。直到去了西藏,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纯净,一路上遇见的,听到的,感受的让我撒欢儿了!这地儿一定再来!

 

2014年6月,我毕业了!我对于大外的爱绝对慢半拍,走的时候高兴地不得了,直到毕业两个月后,我才后知后觉。身在北京,每天挤来挤去,跑来跑去,但这里仍是我除了家乡最爱的地方。我稀里糊涂地奔向北京,被唐三好收留了一个月,每天北五环和北二环之间折腾啊,731曾经带着我穿过清华,五道口,北大,人大,直奔西城,每天三小时的731之旅让我看到了奋斗在北京的公交百态,不过真高兴731能每天带我出发又带我回家。唐三好是个好姑娘,个性爽朗熟女风范,我每天乐呵地看她臭美,看她和小马晒幸福。于是我的粘土作品之小马和沙发茶几套装被幸运地拥有了唐三好和马先生这样靠谱的主人,希望唐三好每天有小马陪伴,做个有家的幸福北漂儿。还记得唐三好出差,家里的水龙头突然失灵,她再次出差,房间的衣柜半夜倾倒,我火速起身以为地震了。于是唐三好自封“镇宅之宝”,我也实在觉得像三好这样美貌的姑娘,怎能没有一个结实的木质衣架来承担她入秋后越来越重的衣物。说到做到,我淘宝买衣架,组装出炉,然后和三好同床异枕的一个多月嗖嗖就过去了。值得庆幸的是在731被取消之前,我再次被好心人照顾,搬到了距离单位步行十五分钟的小西天。

 

 

我跟自己说你真幸运,于是我相信一天乐呵儿的人运气不会太差,新家有个可以施展厨艺的小厨房,兴高采烈地跟同在北京的童鞋炫呀,周末来我家做饭吧。怎奈何我没有前房主同事姐姐的精湛厨艺,更重要的是每逢周末,我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大北京的样子。于是我“过人”的厨艺只展示给了大学同窗,外表严肃内心傻萌的娜娜小姐,我叫她猕猴桃君,因为我希望她能多补充VC,让她看起来不那么干巴(事实证明是有用的)。

 

11月末的北京,雾霾时常光顾,一直看不上那些戴口罩装柔弱的我都一怒之下买了一盒子口罩抵抗大气。猕猴桃君要来北京,之后飞去南美工作了,我不能光说不干,于是准备了三菜一汤,三文鱼豆腐汤,香柠鸡腿(再次感谢李锦记酱料包,让我的香柠鸡腿受尽美誉,哈哈),麻椒蘑菇,番茄培根饭。(椰汁和抹茶牛奶,我怎能忽略?!)就在饕餮大餐即将准备就绪,就差猕猴桃君出现的时刻,跟她失联了。我胡思乱想,是打110还是出去海底捞针的时候,忽然想到万一她人不来,这么多菜可咋办。我换好衣服准备出去找人了,然后她给我打电话了,这货竟然说一个多小时的公交上没法看手机,我说你坐个公交那么专注干嘛?!我在街边等她,远远看见一个“缺水”的姑娘走来,大包小包。我冲过去跟她说,“快走吧,跟我回家。”在大北京有个家是很多人的希望吧,我迫不及待地把我的小窝说成家,虽然它跟我只短短相处了几个月。但人就是得有个归属感,那心情跟住酒店完全不一样。在没有客厅的小窝,我和猕猴桃君支起折叠桌子,开始了我们的大餐。大学四年同窗,她第一次尝到我的手艺,嘿嘿,她还真是最佳点赞手,一直说,“真好呀真好呀!”而我看着她却像是孩儿她妈看自己闺女似的,说不出的赶脚。一个92年的姑娘,爸妈悉心呵护下长大,大事小事都要跟爸妈商量的主,竟然几个小时之后就要奔赴拉美工作了。虽然大一刚接触西语就知道我们脱不开外派的命,但当事实摆在眼前的刹那,我还是措手不及。忽然庆幸这不是我,我只在离家200多公里的地方“体验生活”。然后吃着吃着,这姑娘也泪奔了,跟我说她不敢在给父母的电话中哭,怕他们不放心。这样的心情谁都会有,忽然想起,报喜不报忧的年纪已经到了,我不可能回到任性不练琴被妈妈打完又给买鞋子的童年,也不可能重复那些因为学业在身全家瞩目的中学时代,就连我一直幻想的大学时代都结束了,真正到了“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的时候了。我不知道自己能成为什么,只是强烈地想要奔跑,于是我一边安慰猕猴桃君一边想,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世界,而且这世界对我们已经足够宽容,给了我们幸福生活,让我们接受教育,我不是没鞋穿的娃,我不是为了求学全家犯愁的娃,所以我感恩,世界的仁慈。

 

我在北京的小窝住得平静,时常想以后在北京工作,能住这样的就太nice了!APEC期间,爸妈来北京看我,我也屁颠儿似的,跟他们说,“快来看看我的小家!”结果妈妈一进门就有了“高原反应”,感到胸闷,跟我说,“这也太小了,一点儿不通透,我得出去走走。”我第一次有了很强的无力感,曾经以为能在北京蜗居就不错的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蜗居,可以每天挤在西直门,但父母不行。他们奋斗了半辈子,终于在幸福的小城过得滋润,我不能让他们觉得生活远不是你拥有的样子。我带着妈妈走出小区,尽力寻找那些好看的,看起来“像北京”的地方。在这以前,我一直生活在爸妈的羽翼下,终于有一天,我带他们走出原来的圈子,原来一切都不是那么尽如人意。我和妈妈绕着德胜门走了很久,夜里的北京挺美的,一直走到很晚都不敢回去,怕妈又不舒服。

 

后来,我离开北京,小半年的北漂生活,让我成长了太多,虽然从小到大不知来了多少次,但这一次,我确实长大了。我幸运地拥有了待我太好的领导和同事,从最开始的敬称变成最后的“某哥某姐”。虽然我已经努力认真细心地做每件事,但工作就是工作,我得和一切小聪明小疏忽告别。其实最开始,我是自卑的,因为身边都是名校的高材生,他们的母校就是我高中时写在本子上的“未来”。我试着去看去听他们是如何做事如何讲话的,想尽力掩盖自己和优秀者之间的“差别”,我变得不常说话,谨小慎微,只有在工作之余的闲聊中,才敢稍微表露自己的看法。渐渐地,我发现他们专业精通的同时,也是极爱生活之人,他们研究美食,探讨旅行,分享乐趣。我喜欢他们的谦和有礼,低调从容,越优秀的人果然都是少说话多干活的主。我开始努力地想变成像他们一样努力工作,视野开阔,用爱生活的人,就这样,我和他们变成了小伙伴(在我心里,他们已然成为我如今想联系,想分享的人)。工作让我收获了很多,也见识了很多,这些让我至今都觉得太值得。我也感谢大外,虽然它至今也不是我的理想,但它教会我老老实实做事,也能有不赖的未来,大外,是一个起点,我虽然没能站得很高,但我努力站得稳稳的。

 

后来,我离开中国,孤独寂寞地飞行近三十小时来到哥国,来到麦德林,这个谁都提醒我太危险的国度,但你可能不知道,原本以为我要努力乐呵儿地面对一切困难的我,竟然发现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乐呵儿的地方,一个陌生人也亲切问候的地方。

 

(未完,我的哥国生活很精彩,有空我再念叨念叨。最近忽然很怀念用大本子写东西的旧时光,由于还没买到合适的,就码码字来缓解下吧。时间太快,我得记录点儿以备怀旧症犯了之后,后悔莫及。一直想坚持写东西,纪实或随感,就从今天开始吧。继续乐呵儿地,用晚安迎接国内新的一天。)

 

2015.3.15


 

有时候抬头,竟然不刺眼,就是幸福。

梅子饼!!!好吃

粘土作品之飞天小女警!!